言葉。

笑顔の宝石箱。
子博:名為大貴的SEI

我知道一定會有人好奇點進來

Lft不能用小號回覆,所以回覆另一家的都會岀現這個號的(笑)
再說一次這邊的文不會更了。
留下來恥笑自己也好。

忠瞬和SA 所萌的點是不同的(・ω・)ノ

有人能懂我嗎?QAQ
(但真的好萌好萌好萌!!!)

[SA]倉鼠與小白兔的戀愛進行式(中)

〉忘了拖了多久終於回來了。這篇一定會平坑的(握拳

 
上文指路

 - 

 
 

(中)

 
 

   櫻井早上醒來,身體的溫度熱得像發燒一樣,差點兒連櫻井Jr.也要起床了。他的眼前是放大了幾倍的相葉ちゃん!不……根本就是等身大的相葉!只是頭上還頂著那雙兔耳,還有那毛茸茸的兔尾巴。牠好像是在夢中吃大餐般,不停地說著夢話還把口水流在櫻井的睡衣上。變大了的相葉ちゃん整個趴在櫻井身上,四肢纏著櫻井,使他動彈不得。

 
 

「起床了,相葉ちゃん。」

 
 

櫻井輕喚了牠,但這隻兔子完全沒有反應,徑自流著口水。櫻井多喚了幾下,相葉ちゃん還是沒有反應。

 
 

   雖說櫻井十分享受這個時刻,可是再不起床的話就要遲到了,不可以有任何誤差的。

 
 

「給我起來了相葉ちゃん!我快要遲到了啊!」

 
 

櫻井的語氣微怒,但還是輕輕的把纏在他身上的相葉ちゃん推開,自己匆匆忙忙的走到洗手間梳洗去。

 
 

   櫻井梳洗過後,步進廚房,一如既往的從咖啡機倒出一杯黑咖啡用來消腫。他站在廚房的門前,看看還在被窩打滾的相葉ちゃん,猶豫了一會兒,又打開了雪櫃把牛奶取出。他走出客廳,打開電視,把牛奶放在桌子上,享受著他的咖啡和早餐,等待早上新聞的播出。

 
 

   這時,相葉ちゃん從房間緩緩地走出來,拉開椅子然後跳上去。他坐,不,嚴格來說是站在椅子上,看到了擺放在桌上的牛奶,頓時眼睛發亮。他用手把盛著牛奶的碟子抓近自己,毫不客氣地喝起來。當牛奶被完全喝得一滴也不剩後,相葉ちゃん瞇起雙眼,滿足地坐下來了。

 
 

   「我要上學了,你要乖乖留在家喔!」

 
 

櫻井把足夠的糧食放在餐桌上,把門窗都關得穩穩妥妥,然後再重新檢查一次再出門。在關上大門時的一刻對上了那雙楚楚可憐的眼睛,櫻井只好重新把電視開了,讓它好好的陪伴那害怕孤獨的小兔兔。

 
 

-

 
 

在學生會會長室工作的櫻井除了在想今晚的晚餐吃什麼外,還在想該買點什麼給相葉ちゃん。

兔子應該是喜歡吃胡蘿蔔吧…總不能一直像養貓一樣給牠牛奶吧…但那傢伙還會變大啊…這叫人怎麼忍?

 
 

「唉……」

 
 

叩叩…

 
 

能夠不用上自習課的全校大概就只有櫻井一人,現在找上門的大概就只有校長吧。

雖然被打斷了思考人生的時間,但對於長輩還是會恭恭敬敬,不願意還是要去開門給校長吧。

 
 

打開門的一刻櫻井翔就整個呆掉了,還差點把門重新關上。

 
 

「那個…櫻井會長你好…」

 
 

眼前的人羞澀的樣子直擊他的小心臟,明明比自己高一點還是要把頭低著。櫻井整理思緒馬上又露出那個精英笑容,

 
 

「同學你好,這個時間來有什麼事嗎?」

 
 

絕對絕對不能讓他親愛的小學弟知道他像痴漢一樣查清了他的名字班級身高體重喜好地址家中有一個弟弟……

 
 

相葉深呼吸了一下又一下才把話繼續說出來「是這樣的…這次學期試的成績實在是不堪入目,担當的老師又叫我應該以櫻井會長為榜樣,所以…所以我就直接來找你了!」

 
 

見櫻井完全沒有反應的樣子相葉就着急了,進一步迫近了還在幻想當中的櫻井。

 
 

「真的…不行嗎?」

 
 

這楚楚可憐的眼神跟家裡的小白兔根本沒分別!太犯規了實在!

 
 

「額…也不是不行的…只是相葉同學你現在這個時間應該是去上課啊。」櫻井擺岀像很困擾的樣子。

 
 

「那就當會長你答應了啊!話說…我還沒自我介紹怎麽會長會知道我叫相葉的?」

 
 

櫻井翔心想“ヤバイ!一得意忘形就說多了!”

 
 

「嘛…你是現在學校的大紅人,連校報也有關於你的報導,我可是能夠記得學校大部分所見過的人和名字喔!」幸好還有這項技能!

 
 

-

 
 

結果櫻井會長在一整天的課堂上都掛起了一個怪異…直接一點來說是嘔心的笑容。

 
 

「我說櫻井翔…」

 
 

「嗯…?」

 
 

櫻井笑咪咪的看着眼前十萬個不滿的二宮和也。

 
 

「你真是嘔心死了,還好我家的只相葉是笨蛋,不然其他人早就被你嚇跑了!…你看你自己現在的表情!真是嘔心死了,我還是去找黑麵包陪我吃午餐算了。」

 
 

“相葉雅紀你這個笨蛋要小心被吃掉啊…”

 
 

TBC.


 
 

   

 

嗯。
又一年了,大阪場的控真的帶給我太多歡樂。
回到香港又要面對現實,
但我知道你們會在某處看著你們的飯去追尋夢想的,因為J是這樣說的。
認識多年的朋友也看得見我自從飯上他們的轉變,是開心很多,變得更positive了。
感謝感激雨嵐!

《Countdown》【惑・二】

>架空無CP相葉雅紀中心
>黑化有

【惑・二】

回憶往往讓人沉醉。
選擇活在過去是一樣非常危險的事,
因為在不久之後……你將會連現在都失去。

-

相葉很少回憶過去,他喜歡這種活在當下的感覺。


苦練劍術也一樣。


由一開始誤打誤撞進了莊園外的教堂的後園時發現了一把看上去極為精美,手柄上鑲上不同的碎石和寶石,劍身看上去是普通的銀色,當相葉拿上手的時候卻成了淡淡的藍色,


「實在太有趣了!」


當時每天被困在古堡的相葉對此感到極大的興趣,他曾試過多次想把這劍帶回去,但每次想要離開的時候劍總是重得拿不起來。


他認為這是劍之神不承認他,為此,他每天都苦練劍術,即使體力耗盡,即使遍體鱗傷……

不過直到現在,那把令相葉著迷的西洋劍仍然是安穩的放在教堂後園中,誰也沒有帶走它。

-

「話說回來,洗禮的事情……雖然已經完全安排好並且全部人完成洗禮,有一件事我還是有一點兒在意,想要向殿下報告。」


大野智雖然平常看上去是沒有精神的樣子,但交待了的工作絕不會有任何差錯,這是相葉最欣賞大野的一點。

「誒?是什麼?小大自已一個也解決不了的嗎?」

相葉知道大野一認真起來便會稱呼自己為殿下,那是大野剛跟相葉到古堡時所定下的規則,以作為近身隨從的身份留在相葉身邊。

大野在相葉的對面坐下來,遲遲都沒有開口,只是靜靜的看著相葉。


相葉對上大野的眼睛,再緩緩地蓋上雙眼攤在沙發上。

「明白了。教堂……此行非去不可吧!」


其實自從大野的到來後,相葉也很少去莊園外的教堂挑戰“劍之神“了,並不是不想挑戰,而是他想在下一次的挑戰中能夠在大野面前成功取得寶劍歸。


「我也不想麻煩到殿下,可是那個人……會對殿下做成威脅。」

「有什麼證據?」
「直覺。」


不能不相信。


大野的直覺曾多番替拿不定主意的相葉脫離困境。

大野的出現也是。


大野把腰間的武士刀握緊,而相葉也把配備用較為輕身的西洋劍帶上。


走出古堡,穿過果園,來到教堂。

教堂在十九世紀所興建的,采用了哥德復興式的建築風格……


“總之就是很大的對吧?“


這些都是相葉在古堡被“保護“時從管家口中所得知的,他對建築也沒有什麼興趣,與其從別人口中、從書裡看圖,倒不如自己親身去探索。


那就是相葉當初會走出莊園去到教堂的原因。


「ね~小大,你說……打開門後會不會有什麼惡魔啊、魔鬼啊、死神啊……」

相葉一邊說一邊躲在大野身後。


「相葉ちゃん不用害怕喔,這裡是教堂,量那些妖魔鬼怪也不敢進去吧。」


「喔!那又是喔~」


大野推開教堂的大門,落入眼前的也只是平平無奇的教堂……只是裝修奢華了一點,空間也大了一點……而已。

「失禮了。」

雖然打開門沒有相葉心中的妖魔鬼怪走出來,但他還是有點害怕的跟在大野身後,反而走在前的大野沒有什麼猶豫,一直往教堂的後園前進


「相葉ちゃん我說的是“那個人“啊……」

相葉如夢初醒

「啊!原來是人啊!你快嚇死我了!又不早說啊~那又有什麼好怕的……」


大野智沒好氣的繼續前行去尋找“那個人“。


後園中只見一個穿著牧師裝束的人正在修剪著後花園的花草。


看到相葉和大野的到來,他沒有先行禮,取而代之的是緩緩的把工具放回去。


「喂你,殿下來了還不快跟殿下行禮!」

大野把刀拔出阻止那個人的去路。


「大野先生你好,上次洗禮的事情實在辛苦你了,是不是你的主人給你太多工作連別人的名字都記不住?」


那個人轉身面向他們,是一個年紀相若五官精緻的人,跟他對上眼的相葉彷彿有一霎看到那雙紅眼。

“這個人不簡單。“

「行禮什麼就不用了。我是莊園主……相葉雅紀。」說畢,踏前一步,向那個人淺淺的點頭。


「殿下!」

一聲的勸阻卻被瞪回去。


「哼……這樣才是嘛,我是松本潤,你一定在想我是什麼人為什麼來這麼多次教堂也沒有見過我,因為我是新來的暫代牧師,不要那麼繃緊吧放鬆一點……至少先放下你們的刀刀劍劍好不?我一個小牧師一定不夠你們來的。」

松本看看手還持著刀戒備著的大野,相葉向他示意放下,自己卻默默地把劍執緊。


「松本先生,你說你是暫代牧師……那原來的牧師加藤先生呢?怎麼我們莊園那邊收不到任何通知?」

大野還是不放過眼前的這個人。


「據說我們教堂和你們莊園是沒任何的關係吧。」


松本輕笑「加藤他嘛……身體不好要回家好好休養了。」


相葉臉色一沉「打擾了松本先生了,替我問候一下加藤先生吧。然後,有機會的話,來古堡作客也可以。……智君我們回去吧。」


看著兩人一步一步離開教堂,松本繼續修剪著剛才沒完成的園藝工作,盤算著剛才一直想著的事情。


「終於……找到你了,我親愛的相葉雅紀。」

“咔嚓“一枝樹枝掉到地上。


「可是還要把阻礙發展的事物清除掉呢……」

-

【這是你自己所種下的因,
我來只是給你該得到的果。】

TBC.

------------------------------
結果還是先更了這篇,
最近在努力上班,每天只能碼一兩段字
仍然要相信我五子都會出場的!
絕 對 無 C P 走 向!

[SA]倉鼠與小白兔的戀愛進行式(上)

>說在前,這篇是傻白甜,分上中下三篇。


(上)

「…相葉君?」櫻井從自動販賣機拿出冰凍的紅茶,看到暗黑的小巷子裏有一個紙皮箱子。櫻井走上前,映入眼簾的是一個頭上頂著一雙兔耳的小人,眼睛圓滾滾的與他對視。令櫻井呆了一下的是,那隻小白兔的樣子不是他人,正是他喜歡著而不敢追求的一個學弟,籃球部的一顆新星-相葉雅紀。

箱子上貼著一張小小的字條,
「求包養」。

櫻井看著那只小小的相葉顯得有點手足無措,畢竟那是他喜歡著的學弟(的樣子)嘛~他蹲下來,伸手準備把相葉ちゃん抱起(是的,因為時間的關係,我們的學霸已經替小白兔改了一個名字了。)這時小白兔相葉被眼前人的舉動嚇的躲在箱子的一角,全身顫抖的看著這個陌生人。

看到牠的反應,櫻井想了又想,最後還是決定不要隨便帶走牠了,轉身走向垃圾筒把瓶子丢了。當正準備回家時,天忽然轉黑下起了大雨,櫻井沒有多想便抱起了紙皮箱飛奔回家。

櫻井以身體盡量擋著箱子,生怕箱子內的相葉ちゃん被雨水淋濕。相葉ちゃん抬頭看著濕透了的櫻井,一顆水珠從櫻井的髮尖落在相葉ちゃん身上,牠搖搖身子,淺淺的笑了一聲。

-

回到家裡,櫻井輕輕地把紙箱放在門前,脫下鞋子,放好鑰匙,走進浴室取出兩條大毛巾,一條圍在自己身上,再把另一條投在相葉ちゃん身上,然後徐徐地走進廚房尋找一下今晚的晚餐~

「嗚……」一條巨大的毛巾從天而降,相葉ちゃん費盡力氣和那(在牠眼中)巨大的怪物搏鬥完後,愜意地在那軟綿綿的毛巾上打滾。相葉兔無邪的眼睛映著那個高挑而有肌肉的背影。那個身影正在從微波爐裏拿出溫熱的牛奶,卻被碟子的熱度燙得「嘖」了一聲。櫻井有點狼狽地拿著牛奶走出客廳,放在地上。相葉ちゃん走到碟前,歪頭看著碟子裏的牛奶,內心正想著人類真是溫柔的動物啊可是兔子是喜歡吃蘿蔔的啊。櫻井看到相葉ちゃん因為身上還未乾透而在地上所組成的足跡,嘟嚷著:「真是和相葉一樣大意呢。」便拿起剛被相葉ちゃん當成玩具的毛巾走過去。

櫻井輕輕的替相葉ちゃん抹乾濕透了的毛。在寬大的毛巾襯托下,相葉ちゃん的身軀顯得格外纖細。牠的眼睛瞇成兩條線,似乎非常享受櫻井給牠擦乾。可是身上的毛還是沒有乾透,櫻井只好拿出吹風機替他吹乾。

-

櫻井翔是學生會的會長並管理著編輯部的運作,剛巧編輯部體育版的担當患上了感冒而稿子又沒法子趕上截稿日,就只好拜託有足球經驗的櫻井了。那天櫻井聽說了籃球部有新生選拔賽,於是即使不是自己範疇的也去湊湊熱鬧看看有沒有什麼靈感。

「3號的相葉一人奪下30分!成為今天新生賽的MVP並且成為正選球員!」場內的觀眾無一不為他鼓掌起哄,那一轉身躍動的身影自此就讓櫻井翔深深的著迷了。

作為強大的櫻井學覇大人,咳咳,是櫻井會長,利用他的人脈網,不消兩天就已經查出了他的相葉學弟的大部分資料(說好的稿子呢?)

相葉雅紀:
一年五班、運動超群、從初中到現在都是籃球隊正選球員、學業方面靠著他異於常人的頭腦和非凡的運氣也成功讓他直升上來這間100%能考上大學的高中、而且總是有些笨蛋,人稱MIRACLE BOY的千葉桂花樓小少東相葉雅紀。

※以上資訊,由笨蛋家竹馬提供
(謎之聲:啊……櫻井會長的錢比那個笨蛋更容易坑啊!)

-

櫻井看懷裡的相葉ちゃん舒服的伏在他身上,而身上的毛也乾得七七八八,便把相葉ちゃん抱起來放在沙發上,把吹風機收好,然後把地上被相葉ちゃん舔得一乾二淨的碟子拿入廚房。

把碟子清洗過後,便把自己身上濕透的衣服換下,然後翻翻衣箱,找出了一件小時候的睡衣,打算替相葉ちゃん換掉。「啪!」相葉ちゃん從沙發上掉下來,「嗚……」相葉ちゃん楚楚可憐的看著拿著小睡衣過來的櫻井。櫻井笑了笑,沒好氣的抱起相葉ちゃん,並替牠換了小睡衣,然而那件睡衣對櫻井來說是小,對相葉ちゃん來說還是太大了,衣襬剛剛蓋過牠的小尾巴,顯得像一條小裙子。「ヤバイ、太可愛了!」櫻井別過頭來,轉身做別的東西來分散自己的注意力。他在自己的床邊鋪了一些大毛巾,放下相葉ちゃん,自己爬上床上,關上燈,睡覺。

相葉ちゃん盯著睡在床上的櫻井,微弱地叫了幾聲也不見他有任何反應。剛被雨水淋濕身軀的相葉ちゃん變得異常眷戀人的體溫。牠輕輕的跳了上床,竄進櫻井的被窩裡。牠睡在櫻井的肚子上,垂下身朵,感受著櫻井隔著睡衣傳出來的體溫以及他的氣息,緩緩進入夢鄉。

TBC.

---------------------------------
明天早上起來會有驚喜www

《Countdown》 【惑・一】

>架空無CP相葉雅紀中心

【惑・一】

……穿著黑色衣服的人握緊手中暗紫色,看上去極為迷幻的西洋劍,一步一步副近對方,一陣熱流從對方的胸口留下,把襯衫染成一片暗紅。

「終於要結束了……一切。 」


-


當所有戰爭都完結,國王退下來的一刻,世界的齒輪開始重新轉動。

國家廢除了皇朝制度,取以代之是由百性去決定一切事務。

……那是皇族承繼人的意思。

國王無心戀政,鍾情文學。


年輕的承繼人即使認為自己沒有能力,也不願國號敗在他人手中。

最後大家放棄身份,隱退到郊區的別墅,與其說是別墅,應該是一整個山頭才對,一個被現今的人稱為謎之莊園。

離開城中的皇宮,來到這代代相傳的古堡,跟隨著的僕人和婢女都不禁驚嘆了一聲……先別說外面像迷宮一樣的花園,古堡比起以前的皇宮足足大了一倍

古堡上的旗幟均有一塊葉的圖案……

相葉。

這裡的新主人就是元承繼人,相葉雅紀。

-

每一個進入莊園的人都要到莊園外的教堂接受洗禮,那間教堂並不屬於莊園所擁有,而洗禮則是由相葉的一個近身隨從負責安排。

「辛苦你了,智君」

相葉坐在書房的沙發,把手上正在擦亮的西洋劍放回寶盒中。

「殿下太客氣了,這是我該做的。」

「這真是一把絕頂的劍呢,你說是嗎智君?」

隨着陽光的映射,銀鑄的劍尖發出閃爍的光芒……實在是一把好劍。

連一向鍾情於日本刀的大野也被吸引過去,只是一瞬間的失神,劍尖突然就出現在大野眼前只有不足一公分的距離。


沒有閃避,兩人就這樣在對峙。


「智君……怎麼不避開?難道就不怕我就這樣刺下去嗎?」

相葉邊說邊把西洋劍好好的放回盒中,再命下人把它送回收藏室。


大野智仍然保持一貫的恭敬態度「我的血不適合為這把劍開光的,而且,我在任何時候都相信著你的……相葉ちゃん。」

相葉晃了一下,好像有什麼被打斷了一樣,突然想不起來剛剛在做什麼。


「……相葉ちゃん?」

大野像是試探著什麼,並慢慢向相葉的方向移動。


相葉一下子從沙發上彈起來抱住了大野,「小大對不起,我又差點傷害你了!」


聽到那快哭出來的聲線就知道“相葉雅紀“已經回來了,大野像哄小孩子一樣慢慢撫慰著相葉的背


「我知道相葉ちゃん是不會傷害人的,我相信著你。」


-

大野智和相葉雅紀是在河邊相識。


就在戰爭剛開始的時候,相葉受不了父親大人的過度保護而幾乎被軟禁在古堡內,據說古堡的機關能夠阻擋任何的入侵。


相葉是一個得人喜愛的人,被他那雙杏眼看著還不停追問之下,古堡的其中一條逃走路線就從管家的口中套出了。

對於對任何事都提不起興趣的大野來說,他是尤如太陽般的存在,不然相葉是沒有可能喚醒在樹上沉睡中的大野的。


大野大概永遠都不會忘記跟相葉的相遇。


那天相葉狼狽地從古堡逃出來跑到河邊,正想取一點水來洗洗臉的時候,他從河上的倒影中看到旁邊的大樹上有一個身穿日本傳統武士服的人在樹幹穩穩的躺著。


相葉心想這人是穿越了嗎怎麼又遇到怪人了啊還是快點逃遠一點比較好吧……

「喂……你在鬼鬼祟祟做什麼?」


樹上的人忽然開口道。

ヤバイ……

相葉知道自己現在臉上的表情一定是難看死了。


「那個……抱歉我現在即刻離開!」


正當他打算拔腿就跑時,那人就從樹上一躍而下,

「大野。」


「嗯!?」完全是狀況外的相葉無法組織任何一句話語。


「大野智……我的名字。」


「啊啊啊!!我是相葉雅紀!初次見面請多多指教!!」


相葉向大野90度鞠躬,卻引得面前的人「噗嗤」一聲笑了出來,那軟綿綿的笑聲讓本來還在害怕的相葉不禁抬起頭看看眼前的大野,然後兩人就一起大笑了。


「我還以為你是從什麼時代穿越過來的勇者啊!」

「ふふふ~你呢?」

「什麼?」

「你從哪裡來的?」

「我嘛……我是從古堡逃出來的。」

「逃?」


原本已經躺在草地上的大野似乎對話題感興趣了,

「對啊,父皇說什麼下命要保護承繼人我真的快在古堡悶死了!全部都是些僕人和管家,他們又不跟我玩!那我只好逃出來了。」

相葉激動得站了起來。

「這樣不太好啊……你是現在國王的兒子,你就要負起這個責任啊……」

「可是……」

「我可以跟你一起嗎?」


誒!!??


相葉瞪大眼睛看著大野智


「我是說……成為你的朋友,陪你玩耍……如何?」


-

【我是為你而生,
那麼,我算是你的勇者嗎?】

TBC.


--------------------------------------
終於嘔出了這篇的第一章,
這是架空設定的文~為了滿足一下我心中的黑化相葉
相信我這絕對不是天然走向!
相信我這絕對是無CP的!
相信我五子都會出場的!
(重要的事情要說三次~)
還是請大家多多指教了(跪
傻白甜的那篇過兩天也會放上來了,然後就兩個坑兩邊更了~



[SA/模特]你、我、他(八)【完】



我。

我是相葉雅紀,由出生到現在有一半的人生都在嵐裡渡過。

嵐的成員是我這輩子除了家人外最珍惜的人,以前年少不更事的時候,氣胸入院的時候…雖然給了他們不少麻煩而自責了一段時間,但都是因為有成員們給我的支持。

作為Junior的時候,我可是人稱Super idol的相葉雅紀。剛出道的時候,搞笑擔當綜藝擔當也不是我,怎麼突然會轉為天然擔當?

那是我在這個圈掙扎求存的方法,要留下來就要放下以前的形象。Star這個位置既然我做不來,就要讓給別人。小大和Nino嚮往自由,小翔的話…不可以阻到他的學業呢,松潤愛表現自我,要轉型的話大概比其他三人更容易吧。


小潤對不起呢……

Junior時期就跟你,Nino和斗真一起玩一起演舞台劇了。那時候只知道那個姓櫻井的是個家庭環境不錯的小少爺,性格也是,Nino忘了掉垃圾就被他責罵了一頓,那個時候對他真的沒什麼好感,怎麼知道在這之後會結成同一個團出道的呢。

當時初出道聽到你說崇拜他還跟請教他課業上的問題,那個時候我和Nino都嚇了一跳。

或許,這就是我們開始疏遠的原因吧。
再之後就是我和你角色轉換的事了。
誰知道到了今天,他是讓我重新獲得面對你的勇氣呢?


-


這天晚上,相葉雅紀在櫻井翔家裡久違地留宿了。他夢到了少年時期的自己,懷念,卻再也觸不到的回憶。心裡難過,難過得要死,那是自己所失去的,如果當初不是那麼幼稚的話,可能現在的路已經大有不同。

失落是為了未來的強大,現在已經三十一歲了,已經是在國立連續開了六年演唱會的偶像團體的其中一員,不可缺少的其中一員,再也不是以前的相葉雅紀。

“能成為嵐真是太好了,能夠……讓我認識到你。“

一個人的寂靜的晚上總會給予人思考的機會,房間內的相葉雅紀此時就想起了在客廳的櫻井翔。

-

第一次見櫻井翔的時候只是知道他是個連自己的名字也沒能記住的人,說實話,對他的印象真的不太好,其他的Junior都跟著他當時所帶領的潮流……唯獨就是我和Nino也不太喜歡。Nino說過,作為男生花錢去打扮實在是沒有必要,而我呢,就是單純不太喜歡這個人而已。

“相葉雅紀你有passport嗎?我們現在要去夏威夷了你要一起去嗎?二宮和松本也在喔。“出道的前一天,Johnny社長是這樣問自己的,誰也沒想到那是為了出道之行。

上了船他看到另外兩人,一個是Nino喜歡著的前輩大野智,另一個偏偏就是那個櫻井。五個人不同世界的人就在這時結為嵐。

其後,他們一起出唱片,上雜誌,一起拍電影等等,由五個不同世界的人變為現在不可分離的五個人。人們說,日久見人心,漸漸地我就懂了這個道理。


拍一星的時間跟你待着的時間最長,看着不良少年的你想着“真的超適合你呢翔ちゃん~“,原來我這個時候已經開始叫你翔ちゃん了,我是第一個叫你做翔ちゃん的人,這樣還真的算有紀念價值吧。坐上你的後坐,總是會不自覺地把手緊緊地環着你的腰,那時候還跟自己說那只是怕從後坐掉下去。

誰想到,那是越過我所築下的圍牆的第一步呢?

其實……你也不是真的那麼討厭吧。

-

一個人睡在兩人床中總感到一些空虛,相葉整夜輾轉反側,自醒來後就再也睡不著了。……缺乏安全感。

2004年24時間上的那個擁抱對相葉雅紀的影響,要說為什麼的話,就是因為他缺乏安全感。他沒有想過會被扯進櫻井翔的懷裡,更沒想過一個擁抱會讓人那麼安心。即使在上電視櫻井也未曾想過要主動放開相葉,而是抱得緊緊的,就是這樣讓相葉哭得更厲害。

“原來還是有一個人可以讓自己再去靠近的。“那個時候的相葉是這樣想的。

-

自己經常說被人忽略,其實忽略別人的正是自己。

一開始因為個人情感忽略了櫻井想要團結這個組合的心情。因為櫻井的擁抱而忽略了小潤的心意。

因為我喜歡自由所以我接受不了你連休息日也要把行程排到滿滿,這大概是自私吧,為了自己而不想去改變,也懶得去接受。


即使一起了這麼多年,還是沒有提出過同居的要求,只是交換了彼此家裡的鎖匙,有時間的話就會買幾罐啤酒到對方家裡留宿,最初的時候還試過一個星期沒有回過自己的家,但隨着工作量的增加,留宿的機會就只有休息日了。櫻井也不是沒有暗示過想要同居,只是相葉說弟弟有機會從千葉來東京這邊借住。

相葉不想被他不喜歡的生活方式束縛着,同居的話只會給有條理的櫻井麻煩,最終去到吵架的局面。私人空間大概也是維繫感情重要的方法吧,這是二宮跟相葉說過的。

而櫻井翔的家裡從他們交往開始便改添了一張雙人床,如今……屬於兩人的大床卻只有相葉一人在躺着。

一道房門隔開了二人的空間以及情感。

房間外的櫻井靠在沙發上,晚上的天氣總是較為清涼,在自家客廳中坐了幾個小時就已經開始打噴嚏。因為次數太頻密,讓原本已經失眠的相葉忍不住爬起來打開那道房門準備大罵那個讓他失眠的罪魁禍首。

一打開門看到眼前的滿地都是使用過的紙巾的場景,相葉真是有一刻想揪起櫻井翔來打。雖然是在櫻井的家裡,但當有相葉在的時候,家裡大大小小的家務、日用品的添置都由相葉打理的。所以這次一個月多沒有來過櫻井家,相葉基本上由進門看到玄關的地上那五花八門的襪子已經火大了。

「櫻 井 翔!你看看你自己做了什麼?你知不知道我每一次幫你打掃家裡都很辛苦的?你連把紙巾掉進垃圾桶也不會嗎?你個大笨蛋!!!」「雅紀……水……」「連水也不會自己去倒嗎?我都不明白平常沒有我在的時候你在家裡是怎樣生存的!」

相葉雅紀不情願的到廚房倒了一杯水放在茶几上,話都沒及時說就被櫻井一手扯到沙發上。「沒有你我就生存不下去了,雅紀。」相葉知道,現在自己的耳朵一定紅透了,從櫻井身上傳來的熱氣讓室內的溫度繼續升溫……只是,熱得有點過份了吧 !

「翔ちゃん你怎麼發燒了!?怎麼不告訴我你生病了??」相葉着急得一把推開了櫻井然後在屋內四處尋找退燒藥的蹤影。

在這個時候的相葉其實已經弄清楚自已心裡的想法了。


「櫻井翔你這個精分的大吃貨就是比別人麻煩!」對於櫻井表示藥苦而不肯食的相葉真的想把櫻井就這樣放置play,但最後也是心軟了,把藥丸放在自己的口裡送往櫻井的口同,然後再含了一口水送過去。當然,對於出於下策而再一次耍流氓的櫻井翔是不會簡簡單單的把這個過程完成,當水全部吞下的一刻,櫻井就不讓相葉離開,把這個餵藥的過程轉為一個深深的吻。


「翔ちゃん你太狡猾了!!」「可是雅紀明明是很享受的啊~都已經……」話未說完就被相葉拿起枕頭打下去了「再是這樣的話我又去找……」然後,又是一輪直到缺氧為止都不能停的吻了。


藥本來就是苦的,但偶爾還是有一層糖衣包圍着,讓那原本被人討厭的苦藥變為在人生病時不可缺少的東西。


FIN.

------------------------------------
平坑的感覺真好~
全篇的開始其實是由自己的小腦洞開始寫的,可是愈寫愈複雜,自己差點就找不到盡頭了OTZ
其實由一開始已經決定好是要SA HE了,可以在前陣子的模特簡直是血紅!(好吧其實我真的是SA黨的信我
渣渣的文筆配上了渣渣的劇情,
我真的要感謝每一位喜歡過我這文的GN們,一直在看的我簡直要給你地每一個人chu~一個!!
我更文碼字速度奇慢,還會有人看的我真的認為是奇蹟!(土下座)
答應了言言完成了這篇就會開始更新文了!我會勤力地碼字更文填腦洞的!

[SA/模特] 你、我、他(七)


「不要對雅紀出手!」

這句說話一整晚都在松本潤的腦海中回響。

比起擁有,其實松本更想看到相葉時時刻刻都發自真心的笑容。


……要出手嗎?

是的。

……為什麼?

只為了你。

……ごめん。


松本潤當年接手了相葉的工作,說真的,兩人都不太好受。一個因為給別人增加了工作量而感到難受,另一個因為覺得自己搶了成員的工作而感到難受。……因為看到悶悶不樂的相葉而感到難受。


這兩人的關係就由原本也是同期入社的竹馬,變成……同一團體的同事。

不是因為有什麼爭吵,不是因為不喜歡大家。正正是因為太顧及對方的想法,太顧及對方的感受,才保持着這樣的關係。

只是當時的松本潤怎樣想也料及不到櫻井翔會在那個時間和相葉告白,在此之後所有的事情就好像沒有發生過一樣,兩人的關係在另一層面上也可以說是帶近了一大步……作為朋友、兄弟。

說實在當時的松本真的有點感激櫻井讓他和相葉之間回復到Junior時期的樣子。

而今天發生的所有事情的突破點就是相葉在番組上的發言。

即使……

只是一場戲。


-


其實相葉雅紀的想法很簡單,他只是想他的私生活自由自在,想到什麼就做什麼,畢竟……平常受的壓力已經夠多了。

偶爾惡作劇一下又有什麼不好?

...只是一場認真的惡作劇而已。


相葉從沒後悔跟櫻井在一起,更沒有後悔回答那個在番組上藉著吸引收視而定下的問題,更別說這一個惡作劇了。

把台本的答案改了讓櫻井翔無法馬上接話是相葉的原意。櫻井翔耍流氓卻是讓他的惡作劇變本加厲的元兇。

原本相葉並沒有想要利用任何人,跟松本去酒吧其實也不是因為一時之氣,而是有所準備。從他看見松本拿起自己的手機去發Mail的時候,已經決定要讓他成為這個惡作劇的其中一員。


“ねぇ、潤くん可以幫我一個忙嗎?“

在車上的相葉是如此問道,用沒有什何感情變化的語氣。

“是要我搶你回來嗎?“

兩人就是如此的有默契。

-

“要讓櫻井翔放下行程看着我。“

有時就是有這麼一點點的佔有慾。

相葉雅紀也不是什麼也沒所謂的,至少在感情方面他是想受到重視的。


櫻井翔拿出門匙之際,大門就被打開,屋內的人隨即撲出來抱著自己的戀人。被自家戀人熱情的舉動嚇到的櫻井隨即就被扯進屋內,因為呆著而微微張開的嘴唇也被堵住了。

……是一個主動卻溫柔的吻。

氧氣被抽盡,身體開始發熱,手則不安分地在相葉身上遊走。當經過敏感帶時,櫻井卻被推開了。

「又是那麼着急。」相葉稍為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溫柔的表情而帶著冰冷的語氣走向浴室。「工作辛苦了,今天的工作如何?……」當櫻井打算開口回答時卻被相葉打住。

「連這些說話也不會跟我說嗎?親愛的精英大人。」

櫻井一整個愣住了。

是什麼時候開始雅紀會變成這樣?
是自己所帶來的嗎?
其實……是我櫻井翔變了嗎?

但是,我還可以怎樣做了?

「雅紀,對不起。」「我知道我沒有松潤那麼溫柔,最近工作太多……這個不是藉口我也知道,就是因為相處時間少了……我真的很想你雅紀!」「我也不知道我現在在說什麼……雅紀……」

櫻井無力的坐在浴室的門前。

浴室門後的相葉感到胸口有些悶熱,喉嚨有些乾涸。

“玩笑開大了。“

你怎麼對我我知道,可是我受不了被忽略。

他怎麼對我我裝作不知,因為我受不了那些泛濫的溫柔。

於是,我便運用他的溫柔來懲罰你的忽略。

可是現在……我卻漸漸習慣了你的忽略,渴望他的溫柔。 

TBC.

-----------------------------------------

下章完結。

新坑是架空文~完成了[你、我、他]後就會開始PO了。

謝謝一直以來有在看[你、我、他]的GN(土下座

[無CP]雅紀寶寶的煩惱

純粹自娛www
しやがれ梗,純粹開心玩樂兒童節小段子,請不要當真www
很久沒有試過一邊寫文一邊大笑了XDD
有些地方是連自己都想吐糟自己的(你夠



--------------------------------------


今天智爸爸和潤子媽媽又是一如既往的甜蜜~翔子姐姐也是一如既往地專注着她的豐富早餐。


但是……奇怪的是雅紀寶寶今天沒有玩他的魔法戰車(據說是鄰家的斗真叔叔送的),反而悶悶不樂的坐在那位顧不了吃相的姐姐旁邊,連平常最愛的牛奶配炸雞也不吃了。


「ん?」潤子媽媽看到這樣的情景不禁停下手上的工作,關注着她的小寶寶。


和子嫲嫲也很奇怪,比起平常的慢條斯理,今天由房間來到飯桌再加完食和出門的速度可說是比翔子的進食速度還要快!好像在刻意躲避什麼似的。


「んん?」潤子媽媽的頭又再側一些,難道今天是有什麼地方派福利?還是有什麼新遊戲推出?這樣雖然說得通和子嫲嫲的行為,可是雅紀寶寶又怎麼了?


智爸爸看到美麗的老婆在苦惱,也放下了報紙看看今天家裡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了。


「Ma~sa~ki~」智爸爸特意提高了聲線去吸引他心愛的小寶寶「過來爸比這裡,告訴爸比是不是姐姐欺負你了?」雅紀搖搖頭,眼中仍然是充滿了委屈,那顆黑色的寶石經過智爸爸一問後更多了幾顆晶瑩剔透的水珠。


潤子媽媽看到後立即緊張起來,她元氣滿滿的小寶貝 竟 然 哭 了!她一轉身使出一個有氣質的Moon walk,然後一手抱着雅紀。「雅紀乖乖不哭~媽媽給雅紀買玩具~」「はぁい!」雅紀寶寶不哭了,眼中的寶石又回復光彩了!潤子媽媽成功了!


「もう……翔子也要禮物!!」吃飽了早餐的翔子也終於開口了,嘴角還有一點點的麵包屑,經注意形象的潤子媽媽提醒後用雙手把它抹掉,換來的又是一記重重的拍頭。


潤子媽媽盯着自家大女兒的衣著品味,真的為她的未來著急「翔子只要你把你所有的連帽衫扔掉,媽媽立即給你買新衣服!」「那我要吃的算了~」……
真是替翔子姐姐著急啊。


「話說爸比,你真的不知道今天是什麼日子嗎?」翔子拿起雅紀面前的炸雞往自己的嘴裡塞,而雅紀就直直的盯着他面前心愛的炸雞正一步一步被敵人消滅。


「ええ、今天是約了船長出海的日子嘛!」智爸爸理直氣壯地說出來卻被潤子媽媽抓住耳朵「我告訴你你別再曬成黑炭回來!不然……你不用再進入我們的房間了!」潤子媽媽最怕就是看到曬成黑炭的老公,因為晚上的時候突然看到床邊有個只有眼睛發光的“人“,實在會把人嚇壞的。


「爸比……」小雅紀拉拉智爸爸的衣袖,指指掛在牆上的月曆。不知道在何時那個被掛得高高的月曆在今天的地方用綠色蠟筆圈了一個東歪西倒的圓圈,寫了很多雅紀文上去。


「對啊就是這個了~啊!ヤバイ!我要遲到了!!爸比媽咪記得給我禮物!!我要走啦!」翔子一下子就帶着她那個兩肩背包衝出門口了。


「真是的……」潤子媽媽一邊查看Line的訊息一邊走去關門。


“小粟家傳送了一張圖片“

點開。

相中是一張嬰兒床

“為快要出生的寶寶準備的兒童節禮物~(心)“

潤子媽媽正心想要送些什麼過去時突然好像發現了什麼……


兒童節禮物……



一秒…
兩秒……
三秒………



「什麼!?兒 童 節 ?」潤子媽媽突然驚醒,所有的疑團已經解開了!她不禁慨嘆二宮嫲嫲為了省錢的地步 ╮(╯▽╰)╭


「雅紀原來是為了兒童節而煩惱嗎?抱歉呢媽媽都沒能記住…來,我們快點吃完早餐媽媽帶你去買禮物好不好?還有晚上做你最喜歡的炸雞和麻婆豆腐!」潤子媽媽一想到能夠去百貨公司購物就興奮起來了。「はい!」然後雅紀也哼着歌喝牛奶~


「潤子,你記得是給我們的孩子買禮物啊,我們家的衣帽間已經快放不下你的衣……」智爸爸話都沒有說完就被潤子媽媽拉(掉)出屋外了。







機智的和子嫲嫲似乎估到事情的發展,在兩母女外出後不一會兒就回到家中,享受着平常不能獨享的大電視和遊戲還有不用自己付費的冷氣。「啊……果然拿綠色筆來圈着發福利金的日子是對的,不去配眼鏡也不知道,圈得也太醜了吧……老花真麻煩。」一邊吐糟着自己一邊打遊戲的和子嫲嫲,真是機智啊!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