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葉。

笑顔の宝石箱。
子博:名為大貴的SEI

[SA/模特] 你、我、他 (六)

這次摸魚摸久了。
五月病病久了。

-------------------------------------------


"事情走到這一步,前進將會是個錯誤,但是已經沒有退路。"



兩人走出樂屋跟經理人說一聲便走到一個比較少人的角落。

「我說……」明明是櫻井翔提出要好好談一談,先開口的卻是松本潤「你打算這樣一直跟相葉ちゃん下去?」沒給櫻井回答的機會他繼續說下去「相葉ちゃん啊……在鏡頭前表現得天然簡單易懂,鏡頭下的他把自己的心事都藏起來,那個即使是Nino也不能完全了解的相葉雅紀……你了解他嗎?」


輸了,從提出要兩人單獨談話已經輸了。


先別說戀人的身份,以成員來說這樣子待在一起已經有十五年了,相葉由出道至今的轉變只要稍為留意一下都會發現得到,而當中所放棄而換來的又有誰清楚?

「抱歉,雅紀的事我會好好反省的,但是潤……你對雅紀是真的嗎?」

「嘛……當年錯過了,就只能祝福你們。如今雅紀可是在電視前拒絕了你,而接受了我,會放棄這個大好機會的都是笨蛋吧。」


松本說話裡的輕佻刺激著櫻井翔的每一處神經。

若然是十年前的黃毛小子應該已經上前給他一拳了。可是,現在的櫻井翔,除下耳環的櫻井翔,已經是三十二歲的他在這樣的處境明白到事情的輕重,他努力的把怒氣壓下,以沈默代替行動。

「怎麼樣?你不說話我就當你同意我去追求雅紀了喔~」

櫻井翔一下子上前抓住松本的衣領,手臂的青筋下的血管在沸騰在宣泄著他的怒火。


只留下了一句說話。


松本潤目送櫻井翔的七人車駛走後,扯一扯衣服的下擺 “嘛……幸好換回私服,不然本大爺一定要你賠償!“

「這樣算什麼啊,相葉雅紀我為了你差點被這個叫櫻井翔的人用眼神殺死了。」松本喃喃幾句走回樂屋,也知道,相葉一定會笑著叫他快點吃炸雞……想著想著又笑了。



櫻井翔坐上七人車,或許是他輕視了松本潤,但其實他心裡知道問題的出處……是他自我意識過剩,以為自己喜歡的自己覺得開心的事情,雅紀也會有相同的感覺。

他倆的愛情的確在旁人眼中是一對溫馨的笨蛋情侶,只是誰都不知道相葉雅紀心裡真正的感受而已。

而這正正就是櫻井無法理解的地方。
你喜歡我,我喜歡你。
你愛我,我愛你。
這不就是兩情相悅嗎?
還缺少了什麼嗎?

松本是一個威脅,但更大的威脅卻是相葉真正的想法。

櫻井清楚相葉即使工作有多辛苦,即使體力透支,即使工作有多不順利,他都會將所有事情放在心上,獨自承擔。

這就是他想保護的雅紀,他想與他一起分擔,一起承受,卻在無意中加重了他的負擔。

櫻井翔……最悪だ……


相葉看到松本回來立即從坐位衝去門口向他“訴苦“「松潤你也太遲了吧,炸雞快被Nino和Leader吃完了!…Nino你還吃!!松潤怎麼還站在門口啊,快來吃啊~」

「まだ…相葉ちゃん你小心被炸雞嗆到啊,快喝水吧!…Nino你也是的,連我的份也敢吃掉?」

“筷子 · 炸雞 · 爭奪戰“就是這樣在嵐的樂屋中開始了。

「ね、相葉ちゃん,我可是不會放棄的喔!」松本是如此直接說出自己的想法,不會放棄雅紀的想法。

「原來松潤也這麼喜歡吃炸雞的啊!?下次一起來千葉實家試我母親做的炸雞吧!超 好 吃 的!啊…ちょっと…」

突如其來的短訊音打斷了他們的對話,兩人都看到,那是來自櫻井翔的mail。

相葉瞄了鄰座的松本一眼,看似漫不經心,就這麼一眼,他看到松本臉上奇怪的笑容。

「雅紀,
我今天的工作應該跟你差不多時間完結,要來我家嗎?
翔 」

說實在相葉的確是很久沒有到櫻井的家了,大概就是因為櫻井的通告和行程從跨年到現在都忙得不可開交。


這,的確是相葉期待已久的邀請。


TBC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