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葉。

笑顔の宝石箱。
子博:名為大貴的SEI

《Countdown》 【惑・一】

>架空無CP相葉雅紀中心

【惑・一】

……穿著黑色衣服的人握緊手中暗紫色,看上去極為迷幻的西洋劍,一步一步副近對方,一陣熱流從對方的胸口留下,把襯衫染成一片暗紅。

「終於要結束了……一切。 」


-


當所有戰爭都完結,國王退下來的一刻,世界的齒輪開始重新轉動。

國家廢除了皇朝制度,取以代之是由百性去決定一切事務。

……那是皇族承繼人的意思。

國王無心戀政,鍾情文學。


年輕的承繼人即使認為自己沒有能力,也不願國號敗在他人手中。

最後大家放棄身份,隱退到郊區的別墅,與其說是別墅,應該是一整個山頭才對,一個被現今的人稱為謎之莊園。

離開城中的皇宮,來到這代代相傳的古堡,跟隨著的僕人和婢女都不禁驚嘆了一聲……先別說外面像迷宮一樣的花園,古堡比起以前的皇宮足足大了一倍

古堡上的旗幟均有一塊葉的圖案……

相葉。

這裡的新主人就是元承繼人,相葉雅紀。

-

每一個進入莊園的人都要到莊園外的教堂接受洗禮,那間教堂並不屬於莊園所擁有,而洗禮則是由相葉的一個近身隨從負責安排。

「辛苦你了,智君」

相葉坐在書房的沙發,把手上正在擦亮的西洋劍放回寶盒中。

「殿下太客氣了,這是我該做的。」

「這真是一把絕頂的劍呢,你說是嗎智君?」

隨着陽光的映射,銀鑄的劍尖發出閃爍的光芒……實在是一把好劍。

連一向鍾情於日本刀的大野也被吸引過去,只是一瞬間的失神,劍尖突然就出現在大野眼前只有不足一公分的距離。


沒有閃避,兩人就這樣在對峙。


「智君……怎麼不避開?難道就不怕我就這樣刺下去嗎?」

相葉邊說邊把西洋劍好好的放回盒中,再命下人把它送回收藏室。


大野智仍然保持一貫的恭敬態度「我的血不適合為這把劍開光的,而且,我在任何時候都相信著你的……相葉ちゃん。」

相葉晃了一下,好像有什麼被打斷了一樣,突然想不起來剛剛在做什麼。


「……相葉ちゃん?」

大野像是試探著什麼,並慢慢向相葉的方向移動。


相葉一下子從沙發上彈起來抱住了大野,「小大對不起,我又差點傷害你了!」


聽到那快哭出來的聲線就知道“相葉雅紀“已經回來了,大野像哄小孩子一樣慢慢撫慰著相葉的背


「我知道相葉ちゃん是不會傷害人的,我相信著你。」


-

大野智和相葉雅紀是在河邊相識。


就在戰爭剛開始的時候,相葉受不了父親大人的過度保護而幾乎被軟禁在古堡內,據說古堡的機關能夠阻擋任何的入侵。


相葉是一個得人喜愛的人,被他那雙杏眼看著還不停追問之下,古堡的其中一條逃走路線就從管家的口中套出了。

對於對任何事都提不起興趣的大野來說,他是尤如太陽般的存在,不然相葉是沒有可能喚醒在樹上沉睡中的大野的。


大野大概永遠都不會忘記跟相葉的相遇。


那天相葉狼狽地從古堡逃出來跑到河邊,正想取一點水來洗洗臉的時候,他從河上的倒影中看到旁邊的大樹上有一個身穿日本傳統武士服的人在樹幹穩穩的躺著。


相葉心想這人是穿越了嗎怎麼又遇到怪人了啊還是快點逃遠一點比較好吧……

「喂……你在鬼鬼祟祟做什麼?」


樹上的人忽然開口道。

ヤバイ……

相葉知道自己現在臉上的表情一定是難看死了。


「那個……抱歉我現在即刻離開!」


正當他打算拔腿就跑時,那人就從樹上一躍而下,

「大野。」


「嗯!?」完全是狀況外的相葉無法組織任何一句話語。


「大野智……我的名字。」


「啊啊啊!!我是相葉雅紀!初次見面請多多指教!!」


相葉向大野90度鞠躬,卻引得面前的人「噗嗤」一聲笑了出來,那軟綿綿的笑聲讓本來還在害怕的相葉不禁抬起頭看看眼前的大野,然後兩人就一起大笑了。


「我還以為你是從什麼時代穿越過來的勇者啊!」

「ふふふ~你呢?」

「什麼?」

「你從哪裡來的?」

「我嘛……我是從古堡逃出來的。」

「逃?」


原本已經躺在草地上的大野似乎對話題感興趣了,

「對啊,父皇說什麼下命要保護承繼人我真的快在古堡悶死了!全部都是些僕人和管家,他們又不跟我玩!那我只好逃出來了。」

相葉激動得站了起來。

「這樣不太好啊……你是現在國王的兒子,你就要負起這個責任啊……」

「可是……」

「我可以跟你一起嗎?」


誒!!??


相葉瞪大眼睛看著大野智


「我是說……成為你的朋友,陪你玩耍……如何?」


-

【我是為你而生,
那麼,我算是你的勇者嗎?】

TBC.


--------------------------------------
終於嘔出了這篇的第一章,
這是架空設定的文~為了滿足一下我心中的黑化相葉
相信我這絕對不是天然走向!
相信我這絕對是無CP的!
相信我五子都會出場的!
(重要的事情要說三次~)
還是請大家多多指教了(跪
傻白甜的那篇過兩天也會放上來了,然後就兩個坑兩邊更了~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