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葉。

笑顔の宝石箱。
子博:名為大貴的SEI

[SA]倉鼠與小白兔的戀愛進行式(中)

〉忘了拖了多久終於回來了。這篇一定會平坑的(握拳

 
上文指路

 - 

 
 

(中)

 
 

   櫻井早上醒來,身體的溫度熱得像發燒一樣,差點兒連櫻井Jr.也要起床了。他的眼前是放大了幾倍的相葉ちゃん!不……根本就是等身大的相葉!只是頭上還頂著那雙兔耳,還有那毛茸茸的兔尾巴。牠好像是在夢中吃大餐般,不停地說著夢話還把口水流在櫻井的睡衣上。變大了的相葉ちゃん整個趴在櫻井身上,四肢纏著櫻井,使他動彈不得。

 
 

「起床了,相葉ちゃん。」

 
 

櫻井輕喚了牠,但這隻兔子完全沒有反應,徑自流著口水。櫻井多喚了幾下,相葉ちゃん還是沒有反應。

 
 

   雖說櫻井十分享受這個時刻,可是再不起床的話就要遲到了,不可以有任何誤差的。

 
 

「給我起來了相葉ちゃん!我快要遲到了啊!」

 
 

櫻井的語氣微怒,但還是輕輕的把纏在他身上的相葉ちゃん推開,自己匆匆忙忙的走到洗手間梳洗去。

 
 

   櫻井梳洗過後,步進廚房,一如既往的從咖啡機倒出一杯黑咖啡用來消腫。他站在廚房的門前,看看還在被窩打滾的相葉ちゃん,猶豫了一會兒,又打開了雪櫃把牛奶取出。他走出客廳,打開電視,把牛奶放在桌子上,享受著他的咖啡和早餐,等待早上新聞的播出。

 
 

   這時,相葉ちゃん從房間緩緩地走出來,拉開椅子然後跳上去。他坐,不,嚴格來說是站在椅子上,看到了擺放在桌上的牛奶,頓時眼睛發亮。他用手把盛著牛奶的碟子抓近自己,毫不客氣地喝起來。當牛奶被完全喝得一滴也不剩後,相葉ちゃん瞇起雙眼,滿足地坐下來了。

 
 

   「我要上學了,你要乖乖留在家喔!」

 
 

櫻井把足夠的糧食放在餐桌上,把門窗都關得穩穩妥妥,然後再重新檢查一次再出門。在關上大門時的一刻對上了那雙楚楚可憐的眼睛,櫻井只好重新把電視開了,讓它好好的陪伴那害怕孤獨的小兔兔。

 
 

-

 
 

在學生會會長室工作的櫻井除了在想今晚的晚餐吃什麼外,還在想該買點什麼給相葉ちゃん。

兔子應該是喜歡吃胡蘿蔔吧…總不能一直像養貓一樣給牠牛奶吧…但那傢伙還會變大啊…這叫人怎麼忍?

 
 

「唉……」

 
 

叩叩…

 
 

能夠不用上自習課的全校大概就只有櫻井一人,現在找上門的大概就只有校長吧。

雖然被打斷了思考人生的時間,但對於長輩還是會恭恭敬敬,不願意還是要去開門給校長吧。

 
 

打開門的一刻櫻井翔就整個呆掉了,還差點把門重新關上。

 
 

「那個…櫻井會長你好…」

 
 

眼前的人羞澀的樣子直擊他的小心臟,明明比自己高一點還是要把頭低著。櫻井整理思緒馬上又露出那個精英笑容,

 
 

「同學你好,這個時間來有什麼事嗎?」

 
 

絕對絕對不能讓他親愛的小學弟知道他像痴漢一樣查清了他的名字班級身高體重喜好地址家中有一個弟弟……

 
 

相葉深呼吸了一下又一下才把話繼續說出來「是這樣的…這次學期試的成績實在是不堪入目,担當的老師又叫我應該以櫻井會長為榜樣,所以…所以我就直接來找你了!」

 
 

見櫻井完全沒有反應的樣子相葉就着急了,進一步迫近了還在幻想當中的櫻井。

 
 

「真的…不行嗎?」

 
 

這楚楚可憐的眼神跟家裡的小白兔根本沒分別!太犯規了實在!

 
 

「額…也不是不行的…只是相葉同學你現在這個時間應該是去上課啊。」櫻井擺岀像很困擾的樣子。

 
 

「那就當會長你答應了啊!話說…我還沒自我介紹怎麽會長會知道我叫相葉的?」

 
 

櫻井翔心想“ヤバイ!一得意忘形就說多了!”

 
 

「嘛…你是現在學校的大紅人,連校報也有關於你的報導,我可是能夠記得學校大部分所見過的人和名字喔!」幸好還有這項技能!

 
 

-

 
 

結果櫻井會長在一整天的課堂上都掛起了一個怪異…直接一點來說是嘔心的笑容。

 
 

「我說櫻井翔…」

 
 

「嗯…?」

 
 

櫻井笑咪咪的看着眼前十萬個不滿的二宮和也。

 
 

「你真是嘔心死了,還好我家的只相葉是笨蛋,不然其他人早就被你嚇跑了!…你看你自己現在的表情!真是嘔心死了,我還是去找黑麵包陪我吃午餐算了。」

 
 

“相葉雅紀你這個笨蛋要小心被吃掉啊…”

 
 

TBC.


 
 

   

 

评论(1)

热度(15)